这样的宣言也似乎有些太过幻想

这样的宣言也似乎有些太过幻想

这样的宣言也似乎有些太过幻想按照目前的态势,他超越亨得利只是时间问题,而他想的不只是超越,还要拉开与前辈的身位。无厘头的奥沙利文变得成熟了,如果说过去他只是在球台上玩耍,那么这些年他终于开始找到了自己的定位。2015年大师赛对阵傅家俊,奥沙利文轰出第776杆单杆过百,一举打破亨得利的纪录,现场观众爆发出持久的掌声,奥沙利文也为之动容我用21年的时间换来了几分钟的掌声,但我觉得这很值得。

时至今日,奥沙利文未必记得自己当时激动之余的只言片语,但他现在做的更像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一个豪言要再打15年的奥沙利文无疑让同行们感到绝望,但对于斯诺克这项运动以及全世界的球迷而言,却是一种幸运。甚至于他也开始习惯被外界干扰,我会继续留在球场上,我宁愿自己是希金斯,能够避开大家的视线,但这不太可能。所以欣然接受这一状态,也会尽力而为,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相比很多运动而言,职业斯诺克的历史算不上特别久远,1977年才引入世界职业选手排名,抛却上古时代垄断世锦赛冠军近20载的乔·戴维斯(1927年到1945年),进入黄金期的职业斯诺克只属于几个名字:史蒂夫·戴维斯、斯蒂芬·亨得利和现在依然在击球的奥沙利文。换句话说,奥沙利文是当今也可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斯诺克球员。如果剥离数据,从一个球员的人气以及在全球的影响力来看,奥沙利文即便还没有打破亨得利的36冠纪录,也配得上斯诺克运动头号人物的称谓,并且奥沙利文所处的时代,远比前辈们遇到的竞争要激烈。

每一个运动都有他们的老虎伍兹,每一个运动都有他们的费德勒,而我恰好就是斯诺克运动中这样的人物。奥沙利文并不掩饰自己的骄傲。你也可以听听同行们怎么说。吉米·怀特表示他就是现代斯诺克运动的主宰。墨菲的话更像是一个小粉丝每次与奥沙利文交手都是梦想成真的体验,因为他可以告诉你,你跟最伟大的斯诺克球手比还有多大差距。阿兰·麦克马努斯则告诉我们如果单看数据的话,克鲁斯堡的成绩是亨得利唯一的优势。但我认为罗尼才是历史最佳,时间会说明一切。而亨得利本人则说,罗尼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球手。如果不是奥沙利文在职业生涯一些阶段的任性和草率,他获得的可能远比当下还要多。在职业生涯里奥沙利文多达18次威胁退役,2012年他甚至真的选择退役。因为抑郁症,奥沙利文相当长一段时间根本不想打球。斯诺克是一件我想要做才去做的事情,而不是因为我必须要去做。这是奥沙利文不同于其他99.9%的球员的地方。

某种程度上,他并不为荣誉打球,仅仅是个人喜好,比赛其实很简单,最难的是训练。这就是奥沙利文的特殊之处。最可怕的是,一个43岁的奥沙利文终于认为在球场上认真打下去就是自己当下最喜欢的状态,没有压力的事情才有趣,我轻松面对我的比赛,击球、赢得胜利,这就好像是我的本能一样。也不参加训练,所幸奥沙利文还是回来了,他的每一次中断并未让其褪色,甚至比过去看起来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