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独唱团》序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的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品不像现实那样到处遗憾,阅读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世界是这样的现实,但我们都拥有处置自己的权利,愿这个东西化为蛀纸的时候,你还能回忆起自己当年冒险的旅程。

    我的《独唱团》 

    这些天

    周六、周天去了刘家峡。湛蓝的黄河水让我惊讶了一下。一直以为只有黄色、泥沙才能诠释黄河。没想到那条“污浊”的大河也有如此干净、清秀的一面。一直被它“肮脏”的外表所迷惑了。太极岛,现在还没搞清楚它为什么叫岛。我居然没有经过一座桥,没有乘过一条船,就沿着一条路上岛了。对岛的认识一直停留在四面环水的认识上。却忘记了还有半岛那一说法。比如朝鲜半岛。或许现在应该叫韩国半岛?据说韩美黄海军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压力下流产了?嗯,伟大的祖国万岁!荷花池,比我想像过的差远了。只看到巴掌大的一片。之前一直以为是一望无垠的荷池。还有那个有解放军值勤的大坝。伪装得跟军事基地似的。在远远的地方画了一条黄色的军事警戒线,黄线里面站着一个威严的战士。任何人禁止入内。但你交30块人民币就可以上去参观了。入夜,明月如钩,看到了只有在很小的时候看到过的北斗七星。想起了小学的《自然》课。我们顺着它指的方向一路向北……就那样,两个男人孤孤单单的,无羁的在那片芦苇丛中的小路上游荡。没有一切的世俗,只有两个男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还有一切属于自然的东西。除了黄河的蓝,值得回味的还有野生大鱼的美味。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好吃。 最后谢谢燕子的接待和友情出镜。
    昨天买到了传说中的《独唱团》,期待了很久。同时它也吊足所有期待者的胃口。一直没时间去书店。昨天冒着酷热终于在一个报亭里找到了她的影子。牛皮纸的书皮,似乎想用简单来证明她的内涵。最后一页“本书的图文责任概有《独唱团》编辑部承担”与所有刊物生来俱有的免责声明更显与众不同。找到了她最初的封面,据说因为挡住了“中央”被合谐掉了。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封面人物的胳膊上写着“爱日”。韩寒说那只是那个人物的爱好。怕那两个字对读者带来不利而换掉了封面。希望她能维持更多人生活的热情、激情……一切与情有关的东西。

    《独唱团》未发表封面 

    ps:给没有买到《独唱团》的朋友提供PDF电子版下载地址:[点击进入下载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