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菜头给你讲麦田和韩寒的恩怨

    和菜头  2010/5/8 2:19

     

    我友麦田有周期性的堂吉诃德症,一旦发作,就喜欢提着标枪向风车发动进攻,往往因此头破血流。但是麦田无悔,过一阵子等他的驴子腿伤养好,就又提着 贴满邦迪和502的标枪发动下一次进攻。很多人看了觉得辛苦,却不知道他自得其乐。昨天晚上,他一早在微博里宣布,140个字不足以让他充分阐述自己的观 点,所以要专门写一篇雄文批判韩寒,名字就叫《警惕韩寒》。 半夜1点42分,大作告成,风云变色,我见犹怜。

     

    麦田的毛病在过去十年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说狠话,下断语,并且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字句把核心观点全部葬送。有一个成语叫做买椟还珠,说的就是麦田 这样的人。他在狠话、断语上自己爽了,就根本不管结论是否立得住。但是读者并不会那么看,他们是纯粹的消费者,所谓鼠标拉到底,看了结论就跳上去用板砖猛 砸,可怜的老麦田满头是包,永远感叹世道淋漓,人心不古。

     

    我不想对麦田的文章进行技术性分析,最近我发现自己的白头发越来越多,改作文的事情是决计不肯再做的了。唯有一点,也就是文章后面麦田的心态让我觉 得有说一说的必要。许多人觉得麦田以偏概全,结论无法成立,进而鄙薄他本人。我觉得这些都是细枝末节,韩寒有什么置疑不得的?他又不会死后腌成腊肉供天下 黔首瞻仰,为什么就可以豁免于正确或者不正确的批评?麦田真正的问题在于这种让人讨厌的严肃态度,仿佛第一天上网,没有在现实生活里存活过。

     

    对此,连岳的评价非常正确:所谓韩寒的大众,其实也都是小众。连老师偏居海岛,修身养性,以至于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症结所在。麦田如此严肃地讨论 韩寒,似乎韩寒的民粹主义倾向危害了多少人一样,这是整个事件中最搞笑的一点。韩寒的一篇博文就算是有100万次点击,放在接近4亿的网民群体里,哪怕算 上次级传播也可以完全忽略不计。再考虑这4亿网民和14亿中国人口的对比,网民这个群体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批评韩寒的问题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民 众”的概念。中国的民众连短信都还没学会发送,更别说是上网看博客了。

     

    麦田这篇文章最大的毛病就在于太把网络这点虚名当回事了。似乎有几个人在网络上写几篇文章,喊两嗓子,就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以至于要谈到对民众的 影响力了。坦率地讲,别说是网络上的几个博客,就算是加上所有媒体上的评论员,连同他们开设的专栏文字再加上其后的报纸,也根本谈不上什么影响力。一个很 明显的反例就是脑白金,它已经滥到网络上没有什么人愿意继续去骂的程度,但是它依然能出现在电视广告里,说明它的客户大有人在,而且根本就不上网。这些声 音,这些所谓意见领袖,根本就没有影响到普通民众。

     

    长期在网络上呆着,长期看见几张老脸来来去去,长期在几个站点流连不去,很容易就把那点人那点事当作了世界的全部。甚至由于大家彼此经常打照面,就 误以为“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似乎国家社稷,人民福祉,全部系于几个网人一身。我说别逗了,所有这些人加在一起,所谓的影响力还不如央视《新闻联 播》后面的天气预报。不信的可以比试一下,整个网络都一起呼喊“明天大家都带雨伞”有用,还是天气预报说一句“明天全国有雨”有用?

     

    网络上绝大部分的声音抵达不到普通民众的耳边,迄今为止,基本的格局依然是很少的一部分人网上闹腾,绝大部分的人在网外过着自己的日子。即便是上网 的那一部分人里,绝大部分的人也根本不会注意到那一小部分人在说什么,因为他们在忙着聊天、偷菜、玩游戏、听音乐、看视频。没有多少人会整天在论坛、博 客、微博上逛,这正如图书的平均销售业绩:以中国之大,人民之众,平均一本书的销量不过是一万五千册。剩下的十三亿人在干什么?他们并不知道你。任何时 候,只要觉得某个人,某种言论很重要,不妨想一下上面的数据,保证清凉消火,谦卑自生。

     

    网络这点事看似热闹,真正能够触动普通人的,真正能够让普通人感知的,并非言论,或者达人。因为这些人和话语和他们的生活没有丝毫关系,那就等于是 根本不存在。网络世界里,唯有改变民众生活的那些东西,才会获得承认和重视。为什么灭掉一个博客,关掉一个BBS全无所谓?那为什么不可以直接关闭淘宝? 谁对普通人的生活有影响,谁能提供新的人生机会,谁在真正具备网络上的影响力。

     

    连同我在内的这些网人,这些说话的人究竟是什么?究竟有多重要?我可以明确地回答:我们不过是历史的前列腺。在没有网络之前,我们是历史的盲肠,完 全可以去掉,偶尔也会有些致命。有了网络之后,我们就是历史的前列腺。没有我们,历史一样可以达到高潮,无非是比较干涩,略欠几分滑爽。有了我们,历史会 有些润滑,移动时爽利顺畅。多了我们,历史则会发炎肿胀,提醒人们问题出在根上。

     

    对于民众基本无视的一群人,警惕也好,批评也罢,更像是一种自说自话。这种事情做多了,难逃自我恭维的嫌疑。这就是麦田最大的问题:前列腺总是要发 言。
     

    兰州m6米乐平台下载工作室写真米乐


    相关文章: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